第1598章:崭新格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此消彼长,圣主林牧与阴煞主上林天雄的大局,本就是如同阴阳鱼眼一般的存在。但在最初的时候,黑暗的一面占据主要的部分,光明的一面只能勉强挣扎。
破军出现之后,便意味着这天下的格局发生巨大的改变。林牧要重新准备,包括窥探了天机的林天雄也必须重新开始掌握分寸,要从最关键的地方入手控制。
耀眼的红光笼罩着这片御灵中天,林牧很清楚的知道,这就是他与林天雄主上的最后战场。虽然心中依旧有些不甘,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挣扎没用。
大殿之上,林牧端坐于主位。看着下方的弟子以及主事的长老。如今他身边没有一个特别熟悉之人。不禁让他回想起当年与王大牛并肩作战的经历,陷入沉思。
若是他们没有反目,如果王大牛如今还存在。如果他能够依旧站在他这一边,那么林牧手中就会有一个真正的战将,不论是怎样的局面都无所畏惧,势如破竹。
只可惜强者似乎永远都是孤独的,他一心想要留住的人,最后都留不住。包括徐沐晴在内,包括他最为亲近之人。虽然心中还有那一抹痕迹,之后也很难预料。
沉思之中,他的神色不断的变化。众多主事者还有灵虚宗的弟子,都没有见过圣主这般模样。所有有些不知所措。以为圣主陷入某种困境难以自拔,不敢打扰。
好半晌,林牧终于从沉思之中拉回现实。他看向每一个人,必须先稳住他们的心境。一旦自乱阵脚,那么就意味着很可能满盘皆输,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
既然注定要自己面对,那么这一次林牧就亲自动手试一试。破军的力量笼罩这里,势必要改变整个格局。既然阴煞之主可以强行改变局面,他为什么不尝试?
圣光之力,圣境的级别,本就是这天地的主宰。林牧还有天缺之体存在,随时可以同化这里的所有气息。只要他愿意,天地间都会与他产生更加完美的契合力量。
“大家不必担心,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本分。十二圣光柱还在,这圣殿之上是不会出现危机的。还有,灵虚宗是我们的本源,我也不会让他出现任何问题。”
圣主说着,就像一颗定心丸一般,众人的脸色都缓和了一些。这时候一名长老走出来,双手抱拳说道:“圣主,既然破军已经出现,我们就应该好好准备吧。”
星辰之力的运转,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命运。林牧不断的争取,就是想要在这个时代之中找到一个平衡点,然后建立一个可以和平相处的位面,不必再不断争夺。
林天雄的想法截然相反,他要的就是这个世界更加混乱。越是混乱他就越高兴。他的理念是,既然人间不公平,那么就亲手将这虚伪的世界化作无间炼狱吧。
从未想过,原本是亲生父子的两个人,居然会有如此极端的两种想法。林牧受到圣境之影响,从来都坚持的守住初心,不管将来会怎样,总之这一点不能忘。
但在林天雄看来,他的经历告诉他,这些所谓的初心,所谓的正义都是狗屁。连自己最在乎之人都保护不好,要遵守什么狗屁规则,完全没有真正的自由可言。
“你们先下去吧,我要进入闭关一段时间,大概是七天,大概是一个月。在这期间,阴煞大军那边也应该十分萎靡。但最好不要主动招惹,给他们可乘之机。”
林天雄主上已经窥探到天机,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虽然付出的代价有些惨痛,但至少他知道之后应该怎样应付。所以林牧也要冒险尝试一次,是否能突破。
三天之后,林牧进入闭关。他盘坐在地上,双手结印。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流动起来。身形也缓缓地升腾,下方出现一团雾气,仿佛是星辰的格局,很是玄妙。
神识之中,林牧的确置身于星辰之海中。他仔细的观察着每一颗星辰,不停的转动之下,似乎有某种玄妙的规律。只是林牧一时之间还无法完全的将之捕捉。
气息在星辰之海中游动,林牧准确的抓住每一个细节。他神情比较凝重,这次的星辰之光,随时可能穿透他的身体,将他的神识一起破坏,稍有不慎就会……
双手结印一变,林牧体内升腾一道金光,形成一股罡罩的力量。在无数的流光笼罩之时,隔绝在外面。他要捕捉的是关键之中的关键,不能有半点的马虎之处。
而且,林牧不能像是林天雄那样,几乎不顾一切的去破解天道的谜题。这样的影响太严重,破军的光芒出现之时,将方圆数百里的区域,完全毁于一旦。
不顾生命的安全,只是一味地想要突破天道。但这层屏障不是一般人可以解开,包括林天雄在内。但他林牧的心境比较平稳,也不会太过暴力,有机会成功。
屈指一点,林牧手中射出一道金光。光芒与星辰之力融合起来,产生某种玄妙的变化。突然,林牧心中一惊,身形急速向后退开。下一秒,气劲产生反噬。
咻!砰!啪!整个神识空间不断的爆炸,林牧闪避及时,并没有受到任何波及。很快,他感觉气息的根本不是太过浑厚,所以本源的圣骨之力也施展出来。
锵!锵!一道道圣骨虚影荡开,只见得这些光柱向四面动荡,形成一个全新的气场。林牧站在其中。身上的护体铠甲都被逼迫出来,结印一挥,直逼天际。
破军的力量太强,所以完全影响了这里的格局。林牧必须以圣境的修为,还有圣骨的力量,强行将之压制下来。不说全部,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狂躁,难以控制。
金光形成一道结界,旋转在星辰之海中。林牧淡淡一笑,手中出现圣骨的本体。化作一道金光,符文也不断的流动出来,将破军的力量暂时的完全封锁起来。
这片区域终于暂时再次恢复平静。阴阳的气息也平衡起来。但看似没有变化,却流动着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劲能量,这已经是崭新的格局,林牧总算快一步。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林牧这次的做法也是千钧一发。如果他不冒险以自身的修为控制住破军的力量,那么一旦阴煞之主缓过来,将主动权夺走,一切都完了。
“不论天道如何变化,这中间出现多少次破绽,我都不会让你亲手毁了这个时代。你看不到光明的一面,是你自己太过极端,怪不了别人,更不是任何人的错。”
站在高处,林牧恢复清明。这大好河山,如果真的毁了,那么再也不会出现。他的使命是守护,曾经的父亲,却一直要破坏,有时候林牧也极为无奈苦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