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浅笑而安10(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宋鸢抱着个抱枕,一脸认真的听简风跟她讲述他和哥哥简易的那些事情。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期待的样子?”简风捧着咖啡杯倏地笑了出来。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
他用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尖,似乎有点无奈,“你以后少跟穆奇混在一起。”
“哦。”
如果排除掉简易的恶劣和简风的冷淡的话,他们两个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再正常不过的一对兄弟。
简家父母两人本身就有些奇葩,简爸爸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简妈妈思维活络话多随和,但是他们两个的性格遗传到简风跟简易身上成了两个极端。具体表现为,简风比父亲更加沉默寡言和冷淡,简易比母亲的思维更活络并且喜欢搞事情。他们两个小的时候没少给简家父母添麻烦。
简风的麻烦主要是不合群,容易被同学孤立,但是这对于幼时的简风而言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一贯是个乐于跟别人保持距离的人,他的世界因此还清净了不少。
简易的麻烦就比较多了,明明是亲兄弟,一个在学校自闭症一样不跟别人聊天说话,另一个却一天到晚拉帮结派。简易的朋友圈子十分广泛,并且乐于站队,经常跟其他小团体起冲突。简易作为他们圈子的中流砥柱,势必冲在前头,每次出了事情叫家长也是把简家妈妈叫过去……
宋鸢听到这里忍不住眨眼。
“怎么?”
“没想到你们的童年还这么有意思。”宋鸢几乎可以想象简妈妈被自己两个儿子的班主任一天到晚叫办公室的场景,说不定回家之后还会揪着简易的耳朵痛骂两顿。
“还好吧。”简易喝了口咖啡。
简易是个智商奇高并且不安于室的家伙,读书时候的生活称得上腥风血雨。简易在学校跟其他人乱闹是因为生活无聊,但是跟简风之间的“恶作剧”总是带着一点恶劣的意味。
简风其实不太清楚当时的简易在想什么,但他们两个感情不算好的起始阶段就是在一起长大的过程中,简易的那些不算过分但是有些恶心人的恶作剧。小的时候,简易跟简风在学校几乎是不讲话的,甚至简易可能会组织身边的人一起排斥简风。再长大一点,他不会那么幼稚了,开始给简风的工作和学习找其他的麻烦。
简风去学医本身就是一个由于简易造成的误会,当年简易填报了国外一所知名戏剧学院的志愿,瞥到简风填报了跟他同一城市的金融管理专业,暗地里去给他改了志愿,把他的志愿投到了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某所医学院校。
于是简风阴差阳错的走上了学医的道路,收到意料之外的通知书时,简风没有向父母坦白志愿不是自己填的,也没有告发简易背后的那些小动作。他最初准备跟简易去同一个城市读书,本就是因为长期听父母叨叨,担心简易一个人在外面闯祸。简风虽然性格不好,但是如果能够作为一个监视人看着简易,应该不至于让他玩的太过火……不过既然简易那么抗拒,那一切就随他吧。
简风跟简易离开京都的时候不过十八九岁,那个时候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二十岁的人生会遭遇怎样的变故。
二十岁那年除夕,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回家,也错过了见父母最后一面的机会。他们那对恩爱了二十多年的父母,在那个雪夜里双双离世……
宋鸢注意到简风讲到简易去上学话题就顿住了,没有继续往后说。
“吃晚饭吧。”他冷硬的转移了话题。
宋鸢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好呢。”
既然他不想说,宋鸢也不会逼迫他讲什么。宋鸢心里冥冥中有一种直觉,简风读大学时的日子应该并不愉快,那些年发生的事情应该是他心里的一道坎,并且到现在都没有迈过去……
吃过晚饭刷盘子的时候,宋鸢又想到这件事情,脑子里的念头不停轮转。她到底要不要去探寻简风并不想讲述的那些往事?
如果是过去的话,宋鸢肯定不会去探寻的。但是现在宋鸢已经跟他在一起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心理,宋鸢都想要更多的分摊一点他的压力和痛苦,如果能让他从过去的困境中走,那最好。可是如果走不出来的话?她会不会因为探究他的过去而被排斥?
宋鸢刷盘子的动作停了下来,手指在水流下冲了好久。
这对于宋鸢来说,是一个可能会断送掉自己爱情的选择。
那个晚上宋鸢拨通了尹辞的电话。
“尹院长,我想跟你谈一下Saint纪录片的事情。想问下你最近有时间吗?”宋鸢在电话里问。
“好,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宋鸢听到这话有些恍惚,她觉得尹辞的语气格外的冷若冰霜,一点都不像之前接触的那么儒雅随和。
他们约了这周六在一间咖啡馆见面。
宋鸢并不是很喜欢喝咖啡,之前在家工作的时候,她大部分的影视剪辑工作都需要靠着浓缩咖啡续命,咖啡对她而言是一种提神醒脑的工具,她并不能品尝其中的美妙滋味。所以当她接过尹辞拿着法兰绒给她做的手冲咖啡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不太懂咖啡。”宋鸢坦诚的跟尹辞说,因为偶然之间听到服务生叫尹辞店长,才知道尹辞除了医院之外还经营着这么一家咖啡馆。
“没关系。”尹辞轻轻摆手,“再怎么精致的东西都是做出来给人喝的。”
宋鸢小口抿了一口,的确很香,她形容不太出到底什么地方好,只能说这是她喝过很好喝的咖啡。
“味道怎么样?”
“很好喝。”宋鸢实话实说。
“那就好。”尹辞的表情不辨悲喜,“如果我给你做的这杯饮品难喝到让你皱眉,今天我们的话题可能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宋鸢有些好奇,“其实,尹院长,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你一些事情。”但是看他的意思,似乎是想要跟宋鸢说一些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