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节 压境(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一月中旬,龙涎和流域正值深冬。河堤层层结冰,河面飘着浮雪,水流却依旧汹涌,朝着金粉港的出海口奔流而去。
河流两侧肥沃的土地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泥土冻结,生机阻断。
郊区的农场主一家围在火炉旁,窗户外飘着雪花。男主人抱怨今年冬天的寒冷,女主人织着毛衣,不时朝后面嬉闹的孩子呵斥几句,让他们别太闹腾。一条大狗和一只胖猫懒洋洋地躺在脚边上,温暖又祥和。
地板突然震动起来,起初很微小,没有人觉察,后面越来越大。先是窗户震动,窗沿的积雪纷纷掉落,然后是屋檐上的冰锥,稀里哗啦地掉下来。
农场主一家全都停下手头的事情,面面相觑。
“我出去看看。”
男主人几步走到橱柜前,打开柜门,取出里面的步枪。这是平时打野鸭用的,偶尔也用于防范流匪。不过这里是卫星信号覆盖区,法治之地,基本上不会有危险。
“小心点儿!”
男主人朝女主人点了下头,握着枪推门出去。
“呜……”
北风呼啸,雪花扑面而来。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很低,大概只有十几米。
男主人迎着风雪走出七八米远,一团团灰白的影子出现在视线中。
橙红的射灯照向前方,发动机的轰鸣夹杂在雪花中传来。
再走近几步,就看见一辆辆载满士兵的卡车从农场外面经过,跟在后面的还有机甲和步兵。
男主人顿时大惊失色,转身跑回屋内,重重地关上门,把全部门销插上。
“是北方联盟的军队,他们打过来了!”
女主人猛地站起来,正在编织的毛线衣掉到地上,把猫狗吓得跳开。
“快进地窖!”
女主人飞快地冲到房间一角,抽开地面的木板,露出地窖的入口。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广播。
“部队经过农宅,不得扰民,违者军法处置!”
“重审,违者军法处置!”
男女主人对视了一眼,双双松了口气。正如远征军对外宣传的,士兵们不得骚扰、抢掠平民。
这一天,陈兴亲率十五万大军,围攻银鹰领。
不扰民的政策是他从老祖宗那里学来的,叫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现在是龙涎河联合王国的内部战争,争取民望十分重要,或许土地易主,这些平民就会变成新的领民。
当然,即便打下银爪公国,陈兴也不可能得到太多的封地。
按照龙涎河联合王国的贵族律法,领地易主、王族更替,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有国王才有权利收回大贵族的封地,只要银爪王族没有背叛王国,即便内战打得再激烈,最后土地还是要留给他们的后代。
战胜者只能通过扶持银爪王族血脉的方式,对这片土地的收益产生影响。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阿丽雅硬是要把陈兴打下的土地分封给他,那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河对面的翠丽丝也这么干,否则所有中立贵族就会倒向翠丽丝的一边。
改变最底层的游戏规则,就意味着动摇王国的根基,除非有贵族大换血的准备,否则还是要按照规矩来。
无论是阿丽雅还是翠丽丝,都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打下土地却得不到所有权,也得不到相应的领民,所以王国内战期间抢掠平民的现象十分常见。哪怕是人类生存委员会再三呼吁,不要伤害平民,军队依然热衷于此,因为这是获得军费最快和最简单的方式。
陈兴很缺军费,但他之所以不抢掠平民,原因有三。
一是佣兵立国的理想需要民望作为支撑,没有民众会愿意去支持一个暴君立国。
二是远征军中的一部分人无法接受抢掠平民,比如火咀、莱利昂卡那些人。
三是抢掠平民会影响部队的战斗力。士兵在抢掠的过程中必定会私藏部分财物,而钱赚够了,自然是回家买车买房泡妹娶妻过逍遥日子,谁还有心思打仗?
所以老祖宗的智慧,还是要学习的。
就在三天前,陈兴派人将银爪三王子卫青海护送回了银鹰领。
原因很简单,他收取了卫海棠一百万金币的赎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