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法则之种蜕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田天的元婴开始了自行修炼,法则之种也不再吸收灵气了,天一峰上的几个人终于也放下心来,云逸撤去了法阵,周围聚集的灵气终于开始向四周散去了,不过这次清风宗的损失实在有点大,先不说各峰有多少灵石和低阶法器化为了灰烬,就光是田瑶峰上损失的灵药就价值上千万灵石了,更不要说清风山现在的的环境是灵气散乱,这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了,不过长老会的各位长老都不关心这些了,他们所关心的之后田天的情况,是不是突破了。
云逸这个时候已经落回了天一峰上,看了一眼一边脸色有些苍白的雪女,还是给了一个感激的眼神,雪女自然是没有接受,只是说道:“不用谢我,这孩子受伤完全是因为我的原因,如果不能为他做点什么我也会心中不安,更何况我也没做太多事情,这点本源之力我还承受的起,不过就是需要在这天一峰上多住几天了,我想这里也不会有人不欢迎我吧。”
云逸自然是知道雪女指的是他了,当时躲着雪女是应为在他眼里雪女不过是个小丫头,就算是雪女又千般好,云逸也不可能和一个小丫头有什么结果的,再加上他的心思全部都在解决天衍界的问题上,如果能尽早完事,他也好离开,现在雪女为了救自己的弟子伤了本源自己自然不能赶她走了,不过这段时间还是要避嫌的,人家都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虽然整个法则之种的成长过程已经结束了,但是田天还没有醒来,他依然还沉浸在掌控法则之力以后的悟道状态,云逸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形,主动的带着众人迎向了长老会的几位长老,并且随手在田天周围布下了一层禁制,这显然是让田天在这个状态下保持更久,这种悟道的状态可以说在修士一生之中只会遇到一次,能得到多少好处就要看进入状态的修士自己能参悟多少天道了,在这个前提下自然是时间越长就越有利了,所以云逸不然别人打扰到田天的修炼,自己去迎接这些长老也是为了解释今天的事情,毕竟把整个清风山都搞成这副模样,他要是还不出面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再加上云逸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云缕。
之前云逸没有去找云缕的麻烦并不代表他忘了这件事了,只不过是田天的状况一直都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需要各种珍稀的材料救命,那在天一峰上有这个能力的也之后云逸一个人了,所以他就守在天一峰等着田天好转,现在田天因祸得福,那事情也就要清算一下了。
当云逸与长老会的诸位长老碰面的时候,云缕小心的往后退了一点,试图让云逸尽可能的别发觉她的存在,云逸也没有一上来就找她的麻烦,只是说道:“诸位到此一定是为了刚才的事情,刚刚我的弟子田天为了更好的领悟法则之力所以动用了清风山上的灵气,你们各峰的损失应该都不小,现在我也赔不起,所以你们就认了吧,这种事情我也没有预料到。”
这种无赖的说法云逸也不是第一次用了,众位长老也没往心里去,他们关心的不是谁来赔偿损失,而是这次田天是不是可以突破到渡劫期,所以云鹤就问道:“损失的事情可以先放放,你先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不是在突破,这么多灵力被消耗掉了,应该是有人在尝试突破渡劫期了,天一峰上的弟子只有田天和韵玲儿,现在韵玲儿在这里那就是田天在突破了,他突破的进展怎么样了,不要跟我说那些没用的,要是他能突破,就算是这里的灵气用光了又能怎么样,你知不知道这是几千年来第一个突破的,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不要胡来。”
云逸听完撇了一下嘴,然后说道:“天儿没有突破,只是法则之种完成了蜕变,现在还在悟道之中,之后要是突破的话可能用不了这么多灵气了,这次法则之种既然都已经完成了,你们也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我想最多半年的时间,天儿应该就可以突破了,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在吝惜这点灵气了,再说你们也知道,大势就要来了,这点灵气不算什么了。”
云鹤点了点头,他是知道云逸说的是什么意思的,不过这个时候却有人心里不太舒服了,这个人就是云缕,之前她误伤了田天,云逸一直也没有找她的麻烦,她自己心里明白这件事恐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如果让云逸抽出手来,那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她呢,与其就这样等着,还不如趁着诸位长老都在把这件事搞大,要是这么多位长老一起出面调停此事,云逸也不会不给面子了,想到此处,云缕就马上站出来说道:“这次你的弟子自己修行的事情却将整个清风山上资源消耗了这么多,这件事还是需要你出面给个说法的,要不然以后谁的弟子都能搞这么一出,那就算是宗门资源丰富也禁不起这样折腾吧,所以我看还是需要你这个做师傅的去把消耗的资源补齐才好吧,这也算是你天一峰的事情了。”
这里的几位长老都是老狐狸了,自然是知道云缕想的是什么事情,这意思在明显不过了,我之前是伤了你的弟子,现在你的弟子没事,而且还有这么大的机缘,整个清风宗都为了你的弟子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你云逸要不然去把消耗的资源补回来,要不然之前的事情也就算两清了,这么多长老一起出面,你也不好在追究了吧,这次的算是就当是我云缕赔罪了。
云逸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云缕,说实话,今天他看到云缕也跟过来了,就想着一起把之前的事情解决掉,无缘无故的让自己的弟子受了重伤差点连命都没了,要是这么容易就过去了那自己这个九长老的威名也就没了,我到现在还没说什么呢,你自己就跳出来了,都不知道是说这个云缕的脑子有问题,还是说自己最近太好说话了,让这些长老都有错觉了。
大长老云鹤看到云逸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不会和平收场,不过他还是希望云逸不要把事情做的太过分了,大家都是同门,云鹤在诸位长老中进入清风宗是最早的,他还是一名普通弟子的时候就知道有云逸这样一位九长老了,这么多年了,似乎云逸从来都没变过,按照道理来说云逸应该算是师门前辈了,不过上代掌门在离世之前交代要与云逸平辈论交,所以这位神秘的九长老就一直存在着,可是其他的几位长老并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只是以为这位九长老是因为天一峰在清风宗中的地位一直排在最后,所以才叫九长老,要说清风宗中最了解云逸的可能也就是大长老云鹤了,他这是清楚的知道这位可是万年之前就在清风宗中了,也就是说那场大战并没有波及到这位九长老,那云逸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谁也说不清楚了,现在的天道让云逸从来都没有使用出超过渡劫期的实力,不过云鹤知道,这位的实力远远不止如此,云逸留在这里只是为了守护某一件东西罢了,平时也都不太计较宗门内的事情,但是云缕伤了他的弟子,这位护犊子的九长老一定会算账的,而且一定不会把事情闹小。
云鹤这个时候也是没办法了,只能说道:“云逸呀,都是同门,田天突破确实消耗了太多的资源了,不过既然能让法则之种蜕变,这也算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了,之前的一些不愉快是不是也可以放下了,同门之间还是要相互团结的,我看这样吧,这钱云缕伤了田天,确实是她不对,这次田天所用的资源就让云缕去补充好了,也算是给你赔个不是。”
云逸笑了,笑的很开心,不过这笑容让云缕后背上都冒出了汗水,云逸说道:“这点资源就能赔偿我弟子受伤的事情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出手惩戒宗门中的弟子了,这样吧,这次的资源我自己补全,不用任何人代劳,不过,云缕站出来和我切磋一下,同门之间切磋,我也不会下杀手,就当是我替她师傅教教他做人了,你们看如何?”
云缕的脸都绿了,这能是简单的切磋吗?长老会中表面上修为最高的是大长老云鹤,战力最强的那一定是云逸,就连掌管战气阁的云战都只能算是云逸的半个弟子,虽然云逸平时出手很少,但是云缕也是算是见过云逸出手的人之一了,就凭自己的剑之领域要是能支撑三招那都算是抬举自己了,更何况自己现在伤了本源,云逸要是出手收拾自己,那还真的和师傅教训徒弟差不了多少了,云缕都有点后悔刚才跳出来说话了,要是自己不说话,有可能云逸还想不起来要收拾自己呀,必须想个办法先把今天过去,然后躲到青阳峰去,所以云缕就说道:“云逸,你也不要太过嚣张了,我要不是身上有伤,自然可以和你切磋一番,但是我之前为了宗门作战伤了本源,现在要是在出手对于我的修行都会产生影响,自然是不便再和你切磋了,如果你一定要见识我的剑之领域,那也要等我的伤势恢复以后再说了。”
云逸无所谓的笑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瓶扔给云缕说道:“这里面是一颗仙品的还阳丹,这颗丹药的作用不用我多说了吧,你吃下去用不了两个时辰就能完好如初了,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当然你也可以回你的玉女峰去疗伤,两个时辰以后我去玉女峰找你也不是不可以,另外,我和其他的几位也说一声,这件事我是一定要追究到底了,你们各位不要多管闲事了,要不然殃及池鱼就不好了,我就这这里等着,你自己选择吧。”

章节目录